重庆市灾怨烂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- www.ytzbhs.cn

车辆缴费根本不用停车

2020-08-11 08:29

市政协委员吴毅:建议对上海严重拥堵地区征收拥堵费。上海购买汽车牌照费用已经高达7.5万元,拥有上海汽车牌照的市民对上海城市交通已尽了义务,但他们的权利也该得到保障,建议高架24小时禁止外地牌照车辆通行。

交通拥堵是一道世界性难题,近年不同城市拿出不同方法:拍牌、限行、摇号、缴费……这些办法是否有效?上海,该如何缓解交通拥堵这一难题?

市政协委员屠海鸣:香港10年只增加了72195辆私家车,上世纪80年代起公共交通一直负担着全港80%以上的客流量。除轨道交通外,还要规划完善公交系统、自行车系统和步行系统。香港约45%的人口居住在距离地铁站500米范围内,还有完善的巴士网络接驳。

市政协委员吴青峰:北京机动车尾号限行政策一开始效果不错,如今也已无法有效缓解交通拥堵,原因就在于汽车绝对数量的增加。这是一种应急性的措施,也是无奈之举。上海采用拍牌经济杠杆缓解拥堵,但汽车数量仍在增加。限行限号,公众的出行需求并未削弱,大人要上班、孩子要上学。

交通部门预测,今年上海交通形势将更加严峻:预计中心城区浦西快速路高峰时段的车速将低于36公里/小时,拥堵时间将更长;今年全市注册机动车保有量将达280万辆,其中私家车同比增加22万辆,增幅为15%。

市政协委员孙建平:如果本市小汽车保有量超过300万辆,高架就会变成停车场。如果没有一些根本性的措施,三五年内上海将出现大堵车的情况。

市政协委员林明月:目前上海公交专用道总长已经达到160多公里,但社会车辆侵占公交专用道的现象屡见不鲜,市民无法真正体会到“公交优先”的便利。公交优先应保障路权优先。市人大代表厉明:公交姓“公”,公交优先力度还应更强些,出行成本还应再低些。

市人大代表沈群慧:新加坡等许多城市都采取收拥堵费的方式限制车辆日常使用,但收费要和管理、服务相匹配。比如在新加坡,车辆缴费根本不用停车,而是电子系统自动扣费。

市人大代表伍江: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的根本办法是降低市民的交通需求,特别是日常需求。现在上海交通潮汐式拥堵效应非常明显,要解决应在城市规划上建立“混合功能区”,市民工作、生活与居家不必离得太远,出行无需长时间使用交通。

市人大代表厉明:“拥堵费”对公车或富人来说或许不是问题,但对普通驾车族是额外负担。征收拥堵费可操作性也不强:各路口安排收费处,不是人为添堵吗?